未分类

科技巨头扎堆挤向元宇宙它背后有多大利润

1个

在线虚拟世界,虚拟与现实

今年3月,游戏开发平台Roblox在纳斯达克上市。 它的招股说明书包括这样的描述——有些人将我们的类别称为“元宇宙”,这个术语通常用于描述虚拟世界中持久的、共享的三维虚拟空间。 Facebook、腾讯、字节跳动等国内外互联网巨头纷纷发现商机,纷纷入局。

动态壁纸星空宇宙_元宇宙行业动态_宇宙图片大全动态壁纸/

2021年10月2日,北京,家长们带着孩子观看2021中国科幻大会科幻产业展的元宇宙展区。图|视觉中国

这个“宇宙”从何而来?

1992年,美国作家尼尔·斯蒂芬森在科幻小说《雪崩》中构建了一个与现实世界平行的共享虚拟世界,供真人生活和社交。 在以信息技术为基础的虚拟世界中。

在被称为“Metaverse”的虚拟世界中,主角通过目镜设备在自定义“化身”中移动。 在“Metaverse”中,开发商需要购买土地开发许可证,才能在自己的街区布局和建设楼房、公园等。

【注:大家熟悉的阿凡达(Avatar)也出自这部小说,意为“网络克隆人”。 】

一件事情没有明确地呈现出来,就没有人能够准确地给它下定义。

我们不妨回到 Roblox——这个基于 PC、基于移动的游戏平台。 它所展示的“Metaverse”模式与传统游戏不同。 每个玩家都可以拥有一个全新的身份,通过平台提供的创作工具,可以自主开发出多种形式和品类的游戏。 平台有自己的经济体系,玩家可以通过虚拟货币进行交易。

按照 Roblox 创始人兼 CEO 大卫·巴斯祖基(Dave Baszucki)的说法,“元宇宙”具有八个特征:身份、朋友、沉浸感、低延迟、多样性、无处不在、经济体系和文明。

有人认为在电影《头号玩家》中可以找到这些特征:

》在贫民窟(任何地方)的破旧马车里,主人公韦德在佩戴VR设备(沉浸)后,成为虚拟世界‘绿洲’中的另一个自己——帕西法尔(身份),遇见了不知名的少女阿尔忒弥斯(朋友)。如果帕西法尔被打,韦德的身体会立即感到疼痛(低延迟)。在‘绿洲’中,人们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地方(多样性),通过劳动和竞争来赚钱(经济系统),逐渐让生活在其中的人们‘绿洲’形成一套独特的价值观和文化特征(文明)。”

然而,电影中的“绿洲”却出自一位才华横溢的设计师之手。 多数业内人士认为,“元宇宙”很难由某家公司创建,而更可能是由新锐公司和创作者建立的。 打开地图。

游戏公司Epic(曾出品《堡垒之夜》和《糖豆人》)的创始人蒂姆·斯威尼(Tim Sweeney)表示,“‘Metaverse’不会由一家超级公司打造,而是由几位具有创意的作品数以百万计的人。”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程实在进行相关研究后也认为,“以目前人类科技水平,我们要认识到,绿洲等底层技术的突破至少需要10年时间。” ’和计算能力。”

不少分析人士认为,“Metaverse”的概念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即便是具体阶段的演进也难以准确预测。

消费电子技术的发展速度往往与人们最初想象的大相径庭。 比如在iPhone诞生之前,掌上电脑的概念就存在了很多年,但谁也没有想到移动互联网最终会为其打开大门。 硬件、软件和通信的多重创新和应用,使社会走向科技和科幻的“数字基座”成为可能。

着眼当下,程石认为,现有物理世界的生产流程和需求结构没有改变,线上线下的交互将继续以沉浸式体验的形式加速演进。 未来,数字技术还将改变物理世界的生产过程乃至生活方式。

这首先表明,基于网络的生活方式将逐渐受到关注。

”Mob研究院数据显示,受疫情影响,截至2020年12月,中国人均日均手机使用时长达到5.72小时,不包括睡眠时间(假设8小时),占比约36%一整天。我们预测,在第二阶段,人们在虚拟空间度过的时间比例有望上升到60%……不仅是为了娱乐,我们的工作和生活也会逐渐迁移到元宇宙”

虚实交互的另一种方式是虚拟世界的实现。

数字资产研究院学术与技术委员会主席朱家明认为,“元宇宙”是一个反映现实世界的网络虚拟世界,是一个越来越真实的数字虚拟世界。 扎克伯格将公司名称改为“Metaverse”后,随即宣布推出电子皮肤,让机器人产生触觉,感知物体的位置、方位、硬度等信息。 电子皮肤与VR技术的结合,将带来更加身临其境的增强现实体验。

在这种大规模的虚实交互中,无法判断虚拟世界是否会成为物理世界的补充,或者成为现实世界的平行世界,甚至取代现实世界。 但基于现有的共识,我们可以找出哪些领域指日可待。

2个

万亿美元级别,增长空间巨大

今年9月,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新媒体研究中心发布了《2020-2021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探讨了“元宇宙”涉及的产业版图。

沉浸感是“元宇宙”想要达到的技术环境。

首先,XR(Extended Reality,扩展现实)设备需要更高的分辨率和帧率来实现真正的沉浸感,因此需要探索更先进的移动通信技术和视频压缩算法。 5G是通信的基础。 其低时延、低能耗、支持大规模设备连接,可以支持“元宇宙”所需的大量应用创新。

【注:XR包括VR(虚拟现实)、AR(增强现实)、MR(融合现实)】

不过,无论是通过VR(虚拟现实)、AR(增强现实)还是PC或移动端进入“元宇宙”的世界,每个公司的方向都不尽相同。 据报道,Strategy Analytics的最新研究显示,到2021年6月,全球一半人口将拥有智能手机,目前约有40亿人在使用智能手机。 手机已经成为最受用户欢迎的智能设备,但大部分生产工具仍以PC为基础。 业内人士认为,VR、机器人乃至脑机接口将是未来的发展趋势,但该技术仍处于早期阶段。

其次,动态分配算力的云计算系统,可以将计算和显示分离,在云端GPU上进行渲染。 目前大型游戏大多采用“客户端+服务器”的模式,对客户端设备的性能和服务器的承载能力都有很高的要求。 尤其是在3D图形渲染方面,完全依赖于终端计算,因此“元宇宙”需要强大的算力支持。

同时,为了在“Metaverse”中实现最大的自由度,AI技术必须从传统的决策树和状态机发展到更高级的深度学习和强化学习,从而创造出随机生成、永不重复的游戏体验并摆脱脚本。 限制,让玩家自由探索和创造。

宇宙图片大全动态壁纸_动态壁纸星空宇宙_元宇宙行业动态/

图片来自清华大学《2020-2021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

经济系统是元宇宙最具代表性的特征。

2003年,在游戏《第二人生》中,“居民”付费注册成为会员后,可以在游戏中做任务获得虚拟货币“林登币”,然后通过平台兑换成美元。 “居民”钟安舍通过在游戏中买卖和经营虚拟房地产,两年赚了 100 万美元。 当时BBC、路透社、CNN等媒体都以Second Life为发布平台。 IBM甚至在游戏中购买了土地,建立了自己的销售中心。 瑞典等国也在游戏中设立大使馆。

在“元界”构建的空间中,经济系统的运行需要区块链技术为其鉴权机制提供支持和保障。 基于去中心化网络的虚拟货币,“虚拟世界”中的价值归属、流通、变现和虚拟身份认证成为可能,具有稳定、高效、规则透明、确定性等优点。

百元大钞面值只有一百元,但如果是名人签名,价值就超过一百,无法估量。 如果说比特币等同质代币(FT)代表的是像这张百元大钞这样的一种货币形式,那么用于记录和交易数字资产(如游戏道具、艺术品等)的非同质代币(NFT)则代表了一种独特的货币形式。不能分割的资产。

今年夏天,数字艺术家Beeple的作品《Everyday: the first 5,000 days》(每天:最初的5,000天)(他过去十三年的日常绘画的拼贴画)经过NFT处理后拍卖至6930万的高价美元。

元宇宙行业动态_宇宙图片大全动态壁纸_动态壁纸星空宇宙/

每天:前 5,000 天。 图片|Christie Image Co., Ltd./BEEPLE

篮球明星库里等名人也对收集 NFT 头像感兴趣。 库里在个人社交账号上的最新头像是一只用马赛克色块拼成的猴子,售价20万美元。

动态壁纸星空宇宙_元宇宙行业动态_宇宙图片大全动态壁纸/

Larva Labs,CryptoPunk 图片是该网站的截图。

[注:2017年,以太坊推出了一个名为“CryptoPunks”的像素头像项目。 任何拥有以太坊的人都可以免费获得一个头像。 上限10000个,每人限1个。 之后,就可以在二级市场上交易了。 】

可见,当技术渴求新产品、资本寻找新风口、用户期待新体验时,迎来了一个微妙的节点,推动了“元宇宙”这个并不新鲜的概念再次。 昂立资本执行董事沉海峰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底层算力、网络带宽、AI等基础设施正处于快速发展阶段,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流量增长已见顶,游戏迭代已达瓶颈,但用户需要更复杂、更极致的经历”,所以这是一个“偶然又必然”的选择。

元宇宙行业动态_动态壁纸星空宇宙_宇宙图片大全动态壁纸/

图片来自清华大学《2020-2021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

通联数据资深行业研究专家王敏表示,“元宇宙”未来的发展方向与相关行业的快速进步息息相关。 这不仅限于5G/6G网络、云计算、边缘计算等,还广泛包括计算机视觉、深度学习等AI行业、视频游戏行业、交互硬件、区块链行业等。未来,全球“元宇宙”市场或将达到万亿美元级别,增长空间巨大。

3个

概念火爆,资本涨跌互现

概念火爆,实际情况如何?

百度副总裁马杰直言,“目前使用‘元界’概念的公司很多,真假难辨,虽然几乎所有人都确定‘元界’未来会是什么,什么是‘Metaverse’?现在还没有达成共识。”

前段时间,网络游戏公司中青宝的股票大涨。 10月29日结束涨停,11月1日再次涨停,成交量增至26.89亿元,换手率为41.25%。 成交量和成交率均创年内新高。

股价连续涨停可能与一篇文章有​​关。 此前,中青宝公众号的一篇文章提到,《酿酒大师》这款游戏涉及到“Metaverse”的概念。 10月25日,中青宝也收到了交易所的关注函,要求其说明“酒师”与“元界”概念的联系。 9月1-10日以来,中青宝股价因元宇宙概念被炒了3次,股价最高上涨2.3倍。 朱嘉明说,这种热情的背后,“是相关‘元宇宙’元素的‘集群效应’,类似于1995年互联网经历的羊群效应。”

与股价突然上涨不同,中轻宝的基本面并未出现实质性好转。 事实上,自2010年上市以来,中轻宝的整体盈利能力一直不佳。 Wind数据显示,上市以来,中轻宝累计实现净利润1.26亿元。 如果剔除非经常性损益,累计净利润可能为亏损。

人们很快发现,这似乎是一个极其遥远、难以解释清楚的概念,市场开始出现两极分化。

一位与“元界”相关的概念公司从业者表示:

“我们不再向外界谈论‘Metaverse’,这个词太模糊了。” 大空间移动VR公司沉浸世界的创始人陈欣也有同感。 “在一级市场和创业者的圈子里,不再提‘元宇宙’,你会觉得自己在吹嘘炒作一个虚无的热点。因为没有人能说清楚‘元宇宙’是什么,而且任何公司都离得很远。”

中国通信行业协会区块链专委会轮值主任委员于佳宁表示,目前与“元界”相关的数字技术还不成熟,一些应用尝试可能会失败。 相关公司或项目尚处于早期阶段,其投资风险性需观察。

元宇宙行业动态_动态壁纸星空宇宙_宇宙图片大全动态壁纸/

2021年10月28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门洛帕克,Facebook更名为“Meta”。 图|IC相片

回到这波热潮的顶峰——Facebook更名后,直接与“Metaverse”挂钩。 除了长远的战略考虑,其实还有现实的原因。

据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宏观研究部主任刘玉书分析,近年来Facebook的困境越来越明显:

首先,原有市场拓展空间有限,流量增长空间的天花板越来越近,流量红利逐渐消失。 其次,随着抖音等新社交媒体的异军突起,Facebook同维度的产品面临着激烈的竞争。 随着Facebook产品创新频率的放缓,以二维结构呈现的内容显得单调,对年轻人的吸引力正在下降。 更重要的是,2020年以来,国家掀起反数字平台垄断浪潮,用户数据保护力度不断加强,迫使各大互联网平台寻求新的增长变量,急需破局。

如果提高一个维度,将产品从“Metaverse”这个与现实世界平行、独立的虚拟空间中打包整合,现有的立法要赶上技术集群的发展还需要一段时间。这个概念,相当于创造了一个监管空间,仍然难以触及。

“‘Metaverse’的概念是数字时代的一种新型‘水果拼盘’。” 刘玉书打了个比方,“超市里的水果有点烂了,应该扔掉。但如果这些水果烂了,就切掉一部分,把好的部分做成水果拼盘,可以卖掉。”有一段时间,其实很难真正追究商家的责任,因为那部分真的很好。” 这个“水果拼盘”可以创造有数据监管限制的增长空间。

一位长期关注虚拟现实领域的投资人也表示,目前Facebook似乎已经领先,但并不代表其具有长期的竞争优势。 如果虚拟现实生态系统逐渐成熟,各公司将形成各司其职的产业格局:在硬件方面,苹果可能有优势; 如果是纯游戏设备,索尼的品牌形象更合适。 Facebook的社交属性将是其优势之一,但要实现虚拟社交,对技术的要求将成倍增长。

4个

前景如何?大问题

虚拟现实或许是未来发展的一道防线,但短期内还处于概念阶段。

就技术而言,沉浸式体验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 除了VR,还需要定位系统、动作捕捉系统等各种可穿戴设备。 为了补充这些不完整的体验,成本远远超出了当前消费者的承受能力。

此外,多位业内人士对政策影响表示担忧。

首先,用户位置信息属于个人数据,能否大规模收集和使用还需进一步观察。

程实认为,技术实现固然重要,但道德伦理约束是影响开发过程的另一个关键变量。 建议不要忽视网络安全、隐私计算、区块链等领域的早期部署。 有专家认为,在未来的跨企业“元宇宙”中,需要有一个公平的第三方平台对用户的数字资产进行确权,才能实现跨企业的应用调用。 例如,在游戏A中购买的衣服也可以在游戏B中穿着,用户的“数字化身”也可以在不同平台上统一互通。

其次,如果将现实世界投射到虚拟世界中,将会存在更多不可预测的风险。 例如:引用真实地图信息、金融、加密货币相关业务,如何保证虚拟世界中的相关内容合规合法等。

上面提到的NFT拍卖是在完全独立于现实的前提下实现的。 侵犯他人基本权利通常不受限制,NFT 将数字商品标记为私有。 显然,我们不能容忍收集在虚拟世界中的 NFT 艺术品被盗取(黑客攻击),也不能接受我们的行为被时刻监控(侵犯隐私)。 因此,网络安全和隐私计算是“元宇宙”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甚至应该先于技术。

清华大学新媒体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沉阳教授认为,随着虚实融合的深入,“元宇宙”中出现的新型违法犯罪活动或将对监管构成巨大挑战。 在“元宇宙”中,玩与劳的界限模糊,游戏玩家的闲暇时间被科技平台占据。

从上文可以看出,“Metaverse”更像是一套整合现有数字资源、模拟现实世界的解决方案。 这样一来,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了:为什么互联网巨头们对它如此推崇。 在移动互联网市场趋于饱和之后,他们迫切需要一种手段来打包所有资源,形成一个新的市场。 “Metaverse”给了他们希望。

不可否认,移动互联网正在迎来下一次升级,但“元宇宙”的前景如何,仍是一个大问题。

参考:

1、《2020-2021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新媒体研究中心 2021.11.03

2、《程实:元宇宙尚未到来,投资人已迫不及待》第一财经.2021.09.23

3、《Facebook欲与Facebook彻底划清界限,改名转让能否挽回这张深陷泥潭的“面子”?》红星深度.2021.10.21

4、《头号玩家》之后,虚拟宇宙的火爆与大厂的疯狂 毒眼。 2021.06.09

5、《Facebook元宇宙放大,扎克伯格宣布开发电子皮肤,逼真虚拟体验,这些概念股立于风口》证券时报.11.02

6、《NFT爆发的背后:炫富、韭菜、元界》36氪.2021.09.13

7.《扎克伯格为了触及元宇宙的东西,做了一个“电子皮肤”?》量子位.2021.11.02

8、《虚拟世界会是人类未来的“乐园”吗?》 》南方人物周刊. 2021.11.08

9、《中青宝射源宇宙》两个月再次被炒作,股价两个月翻倍

10、《扎克伯格拥抱的“元宇宙”,新瓶装的大多是旧酒》 财务十一。 2021.10.30

11、《刘玉书:脸书更名背后三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中国人民大学。 2021.11.06

12、《元界:定义尚无定论,仍需理性拥抱》 中国经济网. 2021.1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