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科普

脱离元宇宙虚拟人不过是“数字打工人”

联合国《世界人口展望》报告提到,本世纪末,全世界人口将突破110亿大关。

 

110亿,在学界预测里这是地球人口的巅峰状态,随后人口数量会逐渐减少。

 

此消彼长。

 

“虚拟人数量未来将是人类的10倍”,在人工智能“小冰”的畅想中,虚拟人似乎才是未来世界的主人翁。

 

我们不能全然相信小冰的话,因为TA就是虚拟人的一员。但与此同时也不能否认,这个“族群”正在逐渐渗透人类生活。

 

衣,直播间里虚拟主播接待你;食,虚拟代言人给你推荐汉堡套餐;住,某房企的虚拟员工拿下了最佳新人奖;行,虚拟人成了炙手可热的车模。

 

总之,近两年元宇宙的东风渐盛,把越来越多的虚拟人吹进了大众视野。

 

可人人皆识虚拟人,却不知虚拟人的真面目。客观而言,绝大多数看热闹的吃瓜群众对虚拟人的认知,只是停留在字面之上。

 

是时候对虚拟人发出灵魂三问了:你是谁?从哪来?要到哪里去?

 

文:熊出墨请注意

 

他们是人吗?

 

什么是虚拟人?这是需要搞清楚的第一个问题。

 

然而,时至今日,行业仍很难找到一个统一且清晰的定义。

 

从应用角度出发,中信证券在产业研报中把虚拟人分为人格型和实用型两大类,中国传媒大学媒体融合与传播国家重点实验室则将之分为身份型、服务型、表演型三大类,而天风证券重点强调了虚拟人、数字人、虚拟数字人三个不同的概念……

 

各有各的道理,共识未能达成。那我们就从实际出发,来看看当下正活跃的虚拟人都“长”什么样子:

 

➤首先是电商直播间里的虚拟人,一个人物形象站在台前,背后实际是一套智能客服系统。

 

原本与客户之间的文字交流,现在变成了从虚拟主播的口中说出。但凡多问几个问题就会发现,这类虚拟人只能按照既定的程序进行机械式地交互。

 

➤其次是短视频、广告片中的虚拟人,比如虚拟人圈内的顶流柳夜熙,前段时间为麦当劳拍摄广告片的希加加,他们往往现身于一段制作完成的视频作品中,与剧情之外的互动性基本为0。

 

➤最后是真人的孪生虚拟人,即把现实世界中的人类实时映射在虚拟世界,如《头号玩家》电影里一样,无论从虚拟还是人的角度看过去,都最接近虚拟人的真正形态。

 

市面上的虚拟多跳不出三大范畴,基于此,我们对虚拟人也有了更为清晰的认知:他们拥有两大基础特性,拟人化、虚拟化。

 

与之对应,在国内动作捕捉领域处于领先位置的诺亦腾,其联合创始人、CTO戴若犂向熊出墨表示,行业谈及虚拟人时,一般会从两个维度切入,“第一是有没有中之人,第二最终成品是实时还是经后期制作的。”

 

这就延伸到了技术层面。

 

中之人,概念源自日本,意指虚拟人的背后操控者。通过中之人动作捕捉、表情捕捉、语音驱动等不同的实现方式,虚拟人的群像又可以进一步细分。

 

戴若犂表示:“有中之人的虚拟人可以进行相对复杂和及时的互动行为,而依赖状态机合成动作、合成表情或者人工智能合成动作的虚拟人,更多用于低频交互客户服务的场景,比如虚拟新闻主播念稿、播报。”

 

第二个维度,虚拟人的实时渲染和后期制作亦是技术路线之差。前者强调及时的虚拟化映射,后者则是影视制作流程。

 

落地应用时,不同的技术手段被按需使用。比如柳夜熙平时主阵地在短视频,通过剧情内容来强化虚拟人的身份标签。而当某些活动需要现身互动时,她也会亲临现场,前段时间她就与莫言同了台。

 

所以,就像现实世界中人类被分为不同人种,虚拟人之间也存在明显的界限。最典型的区别就是,有些虚拟人真的是人,有些则不是人。

 

这把火虚不虚?

 

面对虚拟人这一新兴“族群”,不知大家是否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前文有所提及,以电商直播间虚拟主播为代表的虚拟人,他们只是在熟悉的事物之上披了一副全新的皮囊,因而让人产生一种陌生又熟悉的矛盾感。

 

实际上,其他类型的虚拟人也是如此。比如柳夜熙、希加加,她们与特效电影里的阿凡达、阿丽塔之类的角色类似;通过动作捕捉等技术驱动的孪生虚拟人,也难免让人联想起iPhone 的Memoji功能。

 

号称来自未来数字世界的虚拟人,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神秘。

 

而这,也正是虚拟人虚火过旺的一个表现。

 

艾媒咨询发布的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虚拟人核心市场规模为62.2亿元,其带动的产业试产规模为1074.9亿元。预计到20215年,两组数字将分别膨胀至480.6亿元和6402.7亿元。

 

规模大至千亿,不乏有人浑水摸鱼。

 

例如,戴若犂认为,“后期制作类的,产出完全没有交互的,目前严格来说都不能算是虚拟人。他们的产出方式实际上已经存在了很多年,只不过现在各种技术更加完备,制作更加迅速。”

 

一位影视从业者也表达了相同的看法,“在剧本里你可以刻画任意角色,虚拟人也好、外星人也好,但也不是谁都能火起来的。”

 

柳夜熙所属公司创壹科技透露,团队为柳夜熙投入的成本在百万元以上,共160多人在为她服务。柳夜熙这个IP背后,是一个成熟的电影制作团队在支撑。

 

而之所以要费心费力包装虚拟人,目的只有一个——商业价值。

 

举个例子,某些娱乐公司近两年在花重金打造虚拟偶像,因为与真人偶像相比,虚拟人不会变老,可以无限分身同时进行多项工作,而且不用担心他会人设崩塌,更不会跟公司产生合约纠纷。

 

B站对虚拟偶像就颇为重视,自2018年开设虚拟主播版块之后,在该领域频频出手。2019年通过收购上海禾念拿下虚拟偶像顶流洛天依,2022年初又并购了一家专门研运虚拟偶像的公司。

 

虚拟主播、虚拟员工也是同理,国内一家提供虚拟人定务的企业的高管表示,他们公司的虚拟人已经在直播电商、秀场直播、在线教育、影视内容制作等场景应用,“虚拟人可以说是完全归公司所有。”

 

“柳夜熙的公司虽然说不走虚拟偶像这条路,但实际上在做的还是IP经济。而且,真人要和MCN分成,虚拟人的收入则全归公司。